文家墩戰斗,賀龍用兵如神

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廖志慧 通訊員 吳述明 鄭學璋

7月11日,天門市皂市鎮文墩村外,武荊連接線上車來車往、繁忙喧囂。從村黨群活動中心出門,向左拐進一條水泥路,茂密的樹林隔開一方靜謐地界,被蔥郁苗木包圍的高地上,一座革命烈士紀念碑靜靜矗立。

這里原本叫土臺通。1932年,時任紅三軍軍長賀龍在這兒指揮文家墩戰斗,大敗敵軍,撒下了紅色種子,大批天門群眾參加革命,從此,這里改名叫做種子臺。

87歲的陳順安在文墩村生活了一輩子,為收集文家墩戰役史料走訪過許多見證者。撫摸著烈士紀念碑,老人憶起那段紅色歲月。

張截港敗敵

1932年1月,紅三軍在應城縣陳河一線告捷殲敵4000余人,活捉國民黨政府軍第十二旅旅長張聯華。

戰斗的勝利,引起敵人極大恐慌。國民黨對潛、監、沔交界中心區進行合圍。湘鄂西省軍委令天門境內的紅九師打擊張截港至多寶灣一線之敵,以牽制襄北敵人。

1932年2月4日,紅九師從天門西北向張截港開進。

張截港是漢水下游的一個重要碼頭,敵人南北物資運輸、兵員調動的樞紐,也是紅軍南下洪湖的必經之路。

次日正值大年三十,下午漫天大雪。紅九師師長段德昌踏著積雪,滿面笑容來到二十七團駐地。他找到團長楊嘉瑞:“你們團早點進餐,晚飯后執行新的任務。今晚是除夕之夜,又下著雪,戰機千載難逢。”

接到任務后,楊嘉瑞率一營連夜出發,急行軍30余里,半夜到達張截港近郊。

彼時,天上風雪交加,地下冰凌溜滑,敵人剛剛進入夢鄉,全無戒備。

當紅軍突然出現在敵人營部四周時,敵人驚慌失措,有的找不到衣服,有的摸不著槍,像一群無頭蒼蠅。

不到兩個小時,敵人一個整編營全部被殲滅。

攻打文家墩

1932年2月18日,敵人兵分三路向紅三軍和天門蘇區撲來,企圖切斷天門、漢川邊界游擊隊和群眾對紅三軍主力的支援。

3月5日,敵軍四十一師韓昌俊由皂市出發沿漢宜公路向灰埠頭出發,向紅軍主力接近。6日,天漢縣柳河區地下交通站提供情報,韓昌俊因雨阻于文家墩,地形對敵不利。

紅軍抓住戰機,迅速集中兵力將敵人包圍于文家墩。賀龍對戰斗作了周密安排,紅七師、紅九師、漢川獨立團迅速出動,向韓旅指揮所發起沖鋒。

韓昌俊得知文家墩前后盡是紅軍,下令突圍。然而,因為地理情況不熟,又找不到突破口,只有挨打的份。敵軍機槍、火炮無目的亂放,以致互相殘殺。

這時,賀龍冒著大雨來到前沿陣地,看到敵人互相亂打,笑著對段德昌說:“你看,韓昌俊的陣腳亂了。你可傳達命令,叫部隊暫停戰斗,堅守陣地,看一看狗咬狗,再給他個冷不防。”

韓昌俊被困在包圍圈中,沖不出,突不破,只得命令參謀長火速向天門、皂市、應城、孝感發急電,要他們立即派兵救援。

3月7日拂曉,皂市一四二旅趕來增援,卻被阻擊在黃家店附近小山上,不到半天時間就被擊潰。

次日上午6時,紅軍發起總攻,與敵激戰到下午,敵軍最終被全殲。打掃戰場時,紅軍抓獲了偽裝成士兵的韓昌俊。

“韓旅長,怎么樣?有什么感想呀?”賀龍問。韓昌俊低著頭連說:“將軍用兵如神,韓某甘拜下風!”

這次戰斗,紅三軍全殲敵一四四旅,粉碎了敵人“清剿”計劃。

心懷紅色情

從土臺通到種子臺,紅軍在群眾的心中播下紅色的種子。

此前,國民黨丑化紅軍是黃眼睛、紅頭發、殺人不見血的魔鬼,當地群眾十分恐懼。可是,“紅軍過來后,首先考慮的是村民的安全,讓他們暫時到別處躲避。”陳順安說,文家墩戰斗打響后,為了掩護少數沒走的村民,紅軍將浸濕的棉被放到村民頭頂,將他們送到安全地方。

文家墩戰斗后,村民彭體洪積極響應革命號召,帶頭成立農會。紅軍走后,國民黨抓住彭體洪,把他吊在樹上折磨,要他交出參加革命組織的村民名單,他誓死不說,英勇就義。

風展紅旗如畫,崢嶸歲月如歌。現在的文墩村,寬敞的樓房取代了破舊的土坯房,村民日子越過越紅火。

世事如棋局局新。2018年,在全市行政村區劃調整改革中,文墩村與邱橋村合為新的文墩村。這片紅土地,迎來新的發展機遇。

熱點圖片

天門要聞

國內新聞

游戏大厅通比牛牛